当前位置:首页 >  诗词歌赋 > 散文 > 

长城大烽墩

来源:甘肃日报作者:刘恩友时间:2021-07-28 12:59:51

说到号称“天下第一雄关”的明长城西端起点嘉峪关,人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许许多多与嘉峪关紧密相连的烽墩和关隘,大红泉墩就是这许多烽墩中独特的一座,说它独特,是因为它是“明长城西端起点第一墩”。

在一个细雨蒙蒙的日子,我和一群研究文史的人坐一辆中巴车,顺着一条土路,一直沿祁连山脚走。当时的思绪很跳跃,想象这个烽火墩要么是红色的,要么有一条泉流缠绕在它周边,要不然,怎么叫大红泉墩呢?

大漠深处的烽火台,是古时战事发出警讯的最前沿。其实,我的想象是正确的。据史料记载,古人修筑烽火墩的地方必定有水,要么有河流,要么有泉水,供烽墩上守备的士兵生活所需。如宁夏中卫西汉始建的烽火台,高14米、长宽各32米的四方形巨大土石建筑,在明代以前长城烽火台中规模最大,号称“万里长城第一台”,就离黄河不远。如此之大的修筑工事,光是起始的建筑工程,水的用量就非常之大,更不要说后期大量驻兵把守的生活之需离不开水。如果远离水源,既无法修筑,也无法把守。

而这个大红泉墩,修筑于嘉靖八年(1529年)。《秦边纪略》载曰:“肠子沟红泉墩,长城所自起也。”《嘉峪关志》也载:“套虏由肃州南山讨赖川过,欲入里境,边山不能透出,则由肠子沟、红泉等处逼关南长城尽处出没。”可见,大红泉墩也是嘉峪关长城防御体系的一部分,嘉峪关除过雄伟壮观的万里长城嘉峪关关城之外,全境还有43.6公里长城墙体、8座关堡、49座烽火台,近20种长城形态。而这座大红泉墩实为明长城西端起点的第一墩,它耸立于祁连山与广阔无垠戈壁相接的峡口,视野开阔,向西的玉门地界和向东的嘉峪关地界一览无余。在离墩台的不远处,有大面积的祁连山黄泥山体,呈褐黄色,有足够修筑墩台的黄泥料。爬上松软的黄泥山顶,我似乎看见修筑墩台的队伍浩荡而来,原始的劳动场面沿着山脚铺开,嘈杂声在山谷中回响,不绝于耳。黄泥山体也许最初都抵到这片戈壁中间了,被修筑长城的人们一车一车地拉走,黄泥山体就萎缩到远处几乎无法分辨出来的山壁了!之前我一直在想,嘉峪关修筑长城的那么多黄土是从哪儿来的呢?这次偶然的发现,算是揭开了我心中的谜团。

大自然的神奇,往往是我们人类的想象无法企及的。傲然伫立的祁连山,真的是可以容纳一个包罗万象的世界,小的到比头发丝还细的发菜,大的到高及云天的峰峦,硬的有坚硬无比的矿石,软的有遇水即化的黄泥土,还有戈壁上多种多样的草、刺、花等。古人因地制宜、就地取材的办事智慧,是值得我们佩服和学习的。

确切地说,大红泉墩是祁连无数杰作中的一种。墩台的南面,顺山而下的低洼平缓地带,还有河流的痕迹。想想看,雪水融化的季节,带着冰碴的水流顺祁连山而下,冲冲撞撞、哗哗啦啦,闯入空阔的戈壁,一副欢腾入海的样子,这墩台旁还要什么泉啊!但事实上,离墩台不足一里的山坳里一定有泉,密密匝匝的芦苇荡下,泥土潮湿,这潮湿一定从来不曾干枯过。有水的地方,才有芦苇。阳光里,芦苇泛着明黄色,像顺坡涌动的水光。而水就在大红泉墩下几米处,水流虽然不大,流了不到三四米好像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,但却源源不断。这也是一种奇观。

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烽火墩或烽火台,在各朝代有不同的称谓,汉代时称作亭或燧,有时合称为亭燧,唐宋时期称作烽台,明代称作烟墩、墩台。这些烽火墩或烽火台,每两座之间,一般相距十里左右,也有距离五里左右的。在嘉峪关外,长城沿线,有很多座烽火台,它们有的在长城内侧,有的在长城外侧,有的则位于两截长城的连接处,我的实地考证,更坚定了史学家们所提出的“烽火台的建筑早于长城,但自长城出现后,长城沿线的烽火台便与长城密切结为一体,成为长城防御体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,有的甚至就建在长城上”的说法。

我绕“大红泉墩”转了几圈,一黑一白的两块石碑上刻着“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明长城—大红泉烽火台”等字样,黑碑上白字,白碑上红字。一般烽火墩旁都有碑石,上有注释碑文,大抵是介绍当时的守军情况,关于这个墩台,没有太多的文字。

曾在嘉峪关东北的野麻湾村北边的墩台处瞭望,东西南北尽收眼底,尤其那一条东西走向、时起时伏的山脊,似一道天然的长城,阻隔着北部戈壁的风沙对嘉峪关盆地的侵袭。山脚下留出的一条自然走廊地带,是专为西去的马匹和骆驼留出的路吧?

烽火台都有独特的布局,它们大都修筑在高山险处或峰回路转的地方,而且临近的3个烽燧基本都在彼此的视野范围内,为的是随时查看和传递消息。烽燧除了传递军情之外,还为来往使节保护安全,提供食宿、供应马匹粮秣等服务。据考证,有些地段的长城只设烽台、亭燧而不筑墙。在对嘉峪关周边烽火墩无数次的踏访中,这种规律很普遍。在当时的军事防御中,用烽火、鼓声作为报警联络的信号。到了明成化二年(公元1466年),烽火制度发展得更加完善,在点燃烟火的同时,增加了放火炮示警等内容,如敌人有一百人内,举一把烽火、鸣一声火炮;五百人举两把烽火,鸣两声火炮;上千人则举三把烽火,鸣三声火炮,以此类推。用这样的烽火制度来传递军事信息就更加迅速和准确了。

这些烽火台,都是用黄土夯土打筑起来的,有的也用土砖垒筑。在空旷的川道里,经常会看到一座座烽火台,各守一片山头互相对望,仿佛它们就从那一座座山体里长出来的一样,细看又像一堆堆风干的麦草垛,随时都有可能被阳光点燃的样子。长城的雄伟,已深入国人的心里,成为世界文化遗产。而烽火墩,既是伟大长城防御的一部分,也是长城雄奇的部分。此时此刻,阳光下的大红泉墩,像默默坚守长城的卫士;也像是古人给现代人讲述古老的传奇故事,向我们传递着一种执著的信念;也似大漠戈壁举起的火把,随时准备向我们播报平安和吉祥。